首页 >科技

程凯通胀的七寸在哪里关

2019-01-13 01:36:25 | 来源: 科技

  程凯:通在这样的境界中胀的七寸在哪里

  “一辈子和钱打交道,永远搞不清钱是什么东西。”这大概是某位经济学家说过的话吧,所以不奇怪,当大家都知道现在市场上钱太多的时候,却都不知道应该怎样把多余的钱从市场上收回来。

  这种现象的出现,或多或少和中国特色有关。且不论对错好坏,中国特色的市场至少在金融系统里是与众不同的,要害在于“价格不是问题,数量才是王道”。对这一点的诠释,案例莫过于对钱的控制,简单地说吧:利率不是问题,信贷才是七寸。

  大家用“流动性”的比喻来替代“钱”这个俗气的字眼,而“流动性”又再次被人比喻为“一条河”。不管是钱还是河,银行家们更习惯于把它叫做“信贷”,比较靠谱的计量方法叫做“M2”。你且不管这个M2要到底怎么算,反正就把它当做钱使吧。

  对于钱多钱少,水深水浅,大家又习惯于借助于两个概念,都是比较市场化的做法。

  一个是利率,也就是央行控制下的钱的价格,利率低的话钱就便宜,利率高的话钱就贵,便宜的东西总是很多的,贵的东西总是会少的,所以,利率高了,大家觉得流动性就能被控制住,利率低了,大家就担心流动性泛滥。

  另一个叫做存款准备金率,也就是央行要求商业银行把它们的钱放一部分在央行那里,既然有一定比例的钱要被央行抽走,自然银行能放进市场中的钱就少了,因此,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就相当于在央行那里挖出一个大池子,把市场上的流动性装进来,存款准备金率低,流动性就会多,存款准备金率高,流动性就会少。

  可惜的是,不论是利率还是存款准备金率,在中国特色下用来调控流动性多寡都是“隔靴搔痒”。既然我们都知道流动性就是钱,钱就是信贷,就是M2,那么要管住流动性,直接管住M2就好了,干吗费那么大的力气去讨论加不加息,加息有没有用,提高不提高存款准备金率,提高了有什么用?何苦来呢。

  其实,大家对于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的执着是有方通吊顶道理的,毕竟,这是成熟市场经济国家调控货币数量的手段,被认为是市场化的,少行政干预的,而且,正因为是市场化的手段,其作用是间接的,因而也就对市场的自由机制伤害小。可惜在中国,执着于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就太教条了。

  在商业银行上报,央行直接审批信贷数量的条件下,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基本上没有大用场。2013.4.12勿忘心安,你就笑对一切吧,利率目前大家都说是低了,因为算上通胀率后存钱在银行基本是赔钱,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大幅提高利率,一举扭转负利率局面,否则提高利率听着吓人,其实对于回收流动性没有大影响,既然实际利率是负数,找银行借钱总是划算的,存钱的人总是亏本的。第二,存款准备金率现在已经提到很高了,18%,当然你可以说还有空间还能提得更高,但是,只要每年每季度的信贷额度是被大致计划好了的,比如2009年出了一个接近10万亿,2010年马上就要突破7.5万亿,那么央行做一个准备金的池子抽走的那些基本就是“车薪杯水”。

  如果我们理解了流动性就是钱,钱就是信贷就是M2,那么就不要拐弯抹角了,现在的流动性怎么那么多,就是2009年快10万亿信贷加上2010年7.5万亿的信贷闹的。根据统计,年M2的平均增速超过GDP+CPI的增速5.4个百分点,年超过2.8个百分点,而2008年-2009年M2平均增速超出GDP+CPI的增速10个百分点。要回收流动性,办法很简单,明年的信贷计划得下来,M2的增长速度得下来。

  如果说钱多了是通胀之源,那么M2才是打击通胀这条毒蛇的七寸所在。

  说了这么多道理,为得只是厘清概念,你也许看着累听着烦,现在说些实在的——“M2这个七寸总算是被抓住了”。近期,好几位央行系统的人士开始就信贷增长发言,治理通胀当然不是一日之功,但是明白了信贷是问题的根源总算是有了一个好的开始。

  凿毛机

会散了

  首先是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以专家的身份分析,明年信贷增速保持在15%左右就足以支持经济增长。而恰好此前有官方背景的媒体报道矿用电线电缆说,央行明年的信贷增长目标上限将设定在7万亿元,M2增长将落在15%或16%。

  再就是前央行副行长现任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她近日也表态说,货币政策应回归稳健,过多的货币加大了通胀的压力,催生了资产泡沫,具体来说,按照简单明了的货币供应的控制方法应该是M2等于GDP的增量加CPI控制增量,再放大个百分点。我们估算一下,比如明年的GDP目标还是8%,通胀目标还是3%,那么M2按此增速就应该定在12%-13%,吴晓灵这个算法显然更紧了点。近又有消息称明年的通胀目标可能会宽限一点,比如4%吧,那么M2就应定在13%-14%,这就接近了夏斌15%的分析。

  如果说,夏斌和吴晓灵算不上是央行的正式官员,那么胡晓炼女士的话就更重要一些。为了控制7.5万亿这个本身就不小而现在就将被突破的全年新增贷款指标,央行已经要求金融机构在11月和12月控制信贷水平。而央行副行长胡晓炼表示,中国应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适度,为价格总水平的基本稳定创造良好的货币环境。

  胡晓炼重申说,将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加强流动性管理,继续引导货币信贷回归常态。我倒觉得,工具不在多

程凯通胀的七寸在哪里关

,而在于目标要搞清,既然钱就是信贷,来年的信贷目标不得不降下来!要是多了,是打不死通胀这条蛇的。

邵阳调味酱品牌大全
东凤回收废机油
东莞金狐狸批发厂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