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降准窗口指导救小企

2018-11-01 11:35:57

降准、窗口指导救小企

贺江兵

2011年下半年以来,《华夏时报》曾多次呼吁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加息,目前看来,存款准备金率在去年底已经首次出现拐点,由上调转为下调,从而进入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通道,从目前情况来看,存款准备金率近期还有下调的可能。

而作为央行货币政策和宏观调控的温和手段,窗口指导应该在新的一年更多使用。而利率工具的使用涉及的面太广,涉及的利益太多,使用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一工具的使用,已经失去时期。比如,在去年CPI创新高之前可以选择加息,统计局的数据显示,CPI已经大幅度下降,这时候选择加息,理由不够充分。如果选择降息呢?现在依然是负利率,央行也承认,今年通胀压力很大,利率工具已经左右为难。

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空间很大。支持降准基本成了业界共识,前不久,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陈志武教授在接受《经济参考报》专访时表示,中国目前没有财政危机,但过多征税使得民间收入比重下降,同时使经济发展过多依赖投资和出口。

他建议,今年中国应在继续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同时选择加息。“存款准备金率应该继续下调,放大货币供应,让渡更多资金空间给民营企业。同时,利率应该继续提高,提高一部分资金使用成本。因为,民企一般通过高利贷获得贷款,在目前市场利率被人为压低的情况下,民营企业无法享受到低利率。”陈志武表示。

如何能确保央行解冻出来的商业银行信贷资金实实在在流入到几近干涸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这一方面需要央行对商业银行进行“窗口指导”;另一方面,央行可以强化对商业银行新增贷款投向进行严格监控。凡是对投向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对投向三农(农民、农业和农村)的、对投向高新、环保等产业的进行奖励。凡是对垒大户,违背产业结构调整的,央行可以定向惩罚。

央行对违背宏观调控的商业银行可以定向央票——利率可以低于一年期存款利率;可以定向单独提高这些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比如,2007年和之后,曾对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定向单独提高过存款准备金率。

民生银行2011年三季报显示,作为战略转型的小微业务保持良好发展态势,截至报告期末,民生银行“商贷通”贷款余额2141.96亿元,比上年末增加552.10亿元,增长34.73%。在小微企业业务规模不断扩大的同时,小微企业的客户结构持续优化。

农业银行2011年三季报则显示,报告期内其三农金融业务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16965.43 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12.57 亿元,增长12.71%。

央行还可以对“听话”的商业银行进行实际的鼓励。这一点,央行做过,但是不明显。比如,前几年,央行在上调各家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的时候,多次未上调农村信用社的存款准备金率,原因主要是农信社放款对象是三农。

现在,央行需要更直接表明自己的意图。对支持三农和小微企业存量和增量大的银行,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比如,对支持小微企业信贷占比的民生银行,以及对支农贷款占比较高的农业银行进行定向大幅下调存款准备金率。

在大型商业银行中建设银行支农贷款和力度也是比较大的,央行可以对建行开办的村镇银行、农行的三农事业部定向降低存款准备金率,使其存款准备金率接近并逐步达到农村信用社存款准备金率水平,从而引导更多的商业银行支持三农。

当然,对于支农的信贷政策和支持小微企业的信贷政策,财政税收政策原本更能有作为的,对于支持小微企业的金融机构仅仅减免印花税这个聊胜于无的皮毛政策,可以在所得税和营业税上大幅减免。

而对于支持三农的信贷机构均可参照对农信社的财税政策:免征所得税,降低营业税税率。

此非过分建议,而是同样支农,获得相同国民待遇起码的权利而已。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中国这个信贷推动经济增长的国家,适度宽松的信贷政策是确保经济稳健增长的基础,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又是信贷开闸放水的阀门。放水何必等到苗旱死后?

实验台
蒸汽清洗机
消防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