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民事案件胜诉引发专案调查证人被抓后集体翻

2018-12-06 20:36:08

民事案件胜诉引发专案调查 证人被抓后集体翻供

庭审结束后刘少斌走出法院。京华时报孟凡泽摄

今年1月14日上午,刘少斌涉嫌妨害作证罪一案在云南省昭通市盐津县法院开庭。

2007年,仅仅5岁的涛涛被高压电击伤。其身为律师的舅舅刘少斌,代理了这起民事纠纷案件,经过一审和二审,他们终赢得了这场官司。但随后,当地由政法委牵头,由公安、检察院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开始介入,4名之前出庭作证的证人被抓,律师刘少斌被抓。4名证人在接受审讯后纷纷翻供,称了解涛涛被高压电击伤的消息是刘少斌教他们说的,终,刘少斌因“妨害作证罪”被判入狱一年半。

2014年7月,昭通市中院下发的刑事裁定书: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而由云南省公安厅司法鉴定中心的专家出具的鉴定报告显示,涛涛确实是被高压电击伤。

京华时报孟凡泽

□事件

5岁男童遭遇电击

2007年11月11日,5岁的涛涛跟随外祖父刘玉清,前往村里的面粉加工厂加工稻谷,不幸被加工厂外的高压电击伤,落下残疾。

刘玉清在庭审时称,事发时,正在屋内磨面的他忽然听到外面孩子的哭声,跑出来发现,涛涛蜷缩在加工厂院子里的一个高压变压器下,哭个不停,双手已变成可怖的黑色。

涛涛的亲舅舅、律师刘少斌接到家里人得知此事,便马上开车从昭通回到彝良县。在医院时,同村的朋友赶来看望,并告知他加工厂由吴朝斌等14人承包。当晚,涛涛的母亲便找到了吴朝斌等人,对方临时支付1000元作为医药费。

病历显示,在县医院住院17天后,涛涛转院至昆明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并进行截肢及植皮手术。所有医疗费用共12万余元。

出院后,因赔偿意见双方久未达成一致,涛涛一家将14户承包村民告上法庭。

刘少斌在此案中担任了外甥的代理律师。一审中,他又将向涉事变压器供电的咪咡河发电公司追加为被告。赵维国、方仕兵、刘云忠和杨必高4位村民,证实在刘玉清背着涛涛去卫生院的时候,得知涛涛是在加工厂被电伤一事。

经2008年彝良法院一审和2010年昭通中级法院二审宣判,涛涛的民事案件胜诉,判处吴朝斌等14位承包人各赔偿涛涛经济损失10173.21元,咪咡河发电有限公司赔偿141904.92元。

□突变

证人、律师全部被抓

二审结束后的2010年7月12日,当地政法委启动“联合调查组”,由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指挥,公安局、检察院抽调人员参与,对案件进行重新取证。

同年7月13日,县公安局法政科的李梓贤去法院将卷宗提走。

7月14日,联合调查组通知彝良县法院,要申请重审。

7月16日,民事案件中出庭作证的方仕兵、刘云忠和杨必高3名证人被带走。

次日,另外一名证人赵维国接到县公安局的,让他去自首。“公安局说我作伪证,我就问刘少斌该怎么办。”赵维国称。

刘少斌答复他说,“你认为你作伪证了吗,如果没有,干吗要去自首。”

但随后,刘少斌陆续接到其他3名证人家属,得知这三人已被刑拘。此时刘少斌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但他已自身难保。同年8月12日,赵维国和刘少斌在昆明同时被抓。

2011年7月29日,彝良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刘少斌犯妨害作证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

卷宗显示,曾经在上述民诉案中对原告涛涛作出有利证言的4名证人,被警方以“帮助伪造证据罪”刑拘、审讯后,又作出相反的证言:涛涛民事案件中他们说的所有证词,都是刘少斌教的。

调查组为四人做的笔录,被作为证据,在刘少斌案庭审中出现。

2011年10月31日,昭通中院二审维持了原判。在此期间,涛涛的民事案件被发回重审,由之前的终审胜诉改为败诉。

□再审

调查组取证均为非法证据

刘少斌刑满释放后,先后向省政法委、省高院、检察机关及各级信访等部门递交过申诉材料。

2014年7月24日,昭通市中院下发刑事裁定书: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

今年1月14日上午,刘少斌涉嫌妨害作证罪一案在盐津县法院开庭。庭上争议的焦点为调查组采集的证据是否合法,以及涛涛的成伤原因。

刘少斌辩护律师李春光首先向法庭提交了一份“(时任彝良县委政法委)彭书记接待上访群众的记录”作为证据。在这份接访记录中,彭书记批示:“按相关程序成立调查组,(时任彝良县公安局)张副局长牵头,如调查结论与判决相符按判决处理。如调查结论是办案人员的行为调查不实,要严肃追究办案人员,严肃处理,同时请(时任彝良县检察院)仝副检察长协助配合。”

李春光认为,该证据证明了仝副检察长配合公安机关办案,检察院与公安局成立联合调查组的事实,还证实了政法委干预民事纠纷案的事实。

卷宗显示,在专案组成立以后,检察机关人员还直接参加了抓捕、审讯工作,并非法对民事案件证人采取强制措施。

据了解,在刘少斌再审案件开庭以前,盐津县法院曾组织检察人员、被告人及辩护人双方召开庭前会议,对本案证据进行交换,双方在这个环节达成共识:凡是本案以联合调查组名义直接取得的证人证言,均按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认定涛涛为高压电击伤

京华时报发现,原一审、二审认定刘少斌构成妨害作证罪的证据,主要由赵维国、杨必高、方仕兵、刘云忠4人的证人证言组成。

在此次庭审上,上述4人之一的刘云忠,出庭再次作证。

刘云忠在法庭上改变了被公安机关抓捕后的说法。发问环节,刘少斌当庭质问刘云忠:“那你为什么在公安调查的时候说受到我的指使作证?我有没有对你进行引诱、威胁或是贿买?”

刘云忠称,如果说实话就要被关。刘少斌接着问:“你被讯问时有没有人打过你?”刘云忠称张副局长动手打过他。目前,当年证人之一的杨必高,在被关一年放出后,仅三个月便去世。证人赵维国在接受采访时称,当时被抓后便被绑了起来,调查组让他改变之前的证言,让他去指认之前证言都是刘少斌教的,开始他一直坚持不承认,为此他被关押了8个月的时间,后来,迫于压力,他按照调查组的意思办了。

云南省公安厅司法鉴定中心的专家也出庭接受询问。

鉴定中心专家当庭指出,涛涛右手第3、4指缺失,第1、5指部分缺失,左手掌、左手腕关节前侧、小臂近端前侧和右手腕关节前侧均有皮肤损伤,双手和双腕关节都出现功能障碍,从损伤表现看为电流直接通过双手形成。与此同时,鉴定专家还特别指出,致使涛涛受伤的是高压电,而不是普通的照明电,因为这两者有着明显区别。

李春光律师认为,在涛涛民事索赔案中,即便没有赵维国、方仕兵和刘云忠等人的证言,在案证据也能够形成证据锁链,证明涛涛就是被加工厂高压电变压器电伤的事实。

□延伸

主审法官的困惑

刘少斌重审一案并未当庭宣判,检方对出示的证据表示无争议。

该案代理律师李春光认为,从成立专案组到刘少斌案判决生效入狱服刑,这是针对一起普通民事纠纷违规启动的刑事程序,而且程序启动后存在着典型的违法行为。“比如说联合调查组的成立,对方仕兵等本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人采取强制措施长达两年之久,并在采取强制措施期间获取证据来证明刘少斌犯罪。”

京华时报走访了解到,多名彝良当地公检法机关的基层执法人员对联合调查组取证程序违规表示认同。

时任涛涛民事案件的主审法官张杰(化名)称,刘少斌被抓后,涛涛一案发回重审并被改判,让他深感困惑,他不认为当初判决涛涛胜诉有问题。

他也向京华时报证实,涛涛一案一审刚刚结束时,他便察觉蹊跷:彝良检察院在判决未下达前,曾要求提走卷宗,遭到他的拒绝。“检察院对民事案件是事后监督,判决生效后,如果认为判决有错误,才能通过上级检察院同意进行监督执法,那个时候要提卷宗显然是违规的。”

多个信源告诉京华时报,云南省检察院已针对该案进行调查。随后联系到云南省检察院渎职处负责人,该负责人称,关于省检是否已介入调查刘少斌一案,目前暂不方便接受采访。

曾经担任彝良县政法委书记一职的彭泽高,目前已调任昭通市政法委维稳办,针对牵头调查组一事,京华时报欲向其了解详情。彭泽高通过昭通政法委同事转达:目前案件已经交由上级相关部门调查,他们不清楚。另外,出于纪律规定,他本人不接受媒体采访。

原标题:民事案件胜诉引发专案调查证人被抓后集体翻供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注册离岸公司
金属烟盒厂家
二手扫路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